职业摸鱼写手
主原创、杂谈/偶尔同人
合作连载详见elf

查看全文

For the First Time

  雅辛和凯欧斯的第一个情人节就要来了。

  不过他们准备的不太愉快。

  凯欧斯本计划在这天两个人正式的约会一次,却被对方以工作没有时间一下子回绝掉了,想到之前无数次的打算他都是用这样一句话搪塞,凯欧斯气在头上当即决定取消情人节晚餐,雅辛也因为他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心生不悦,最后闹得不欢而散,第一个情人节好像就这样泡汤了。

  情人节的早上,雅辛只给对方留下前天烤剩下的小面包就去上班了,连牛奶都没给他热。其实他还没走出院子就觉得自己也挺孩子气,可他还是打算教训一下对方的无理取闹,甩上门便走了。情人节的改变似乎是...

查看全文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

查看全文

当我看着银河的时候

  他坐在篝火旁柔软的草地上,赤红的眼眸中火焰正在平静的燃烧,耳畔时不时听到噼噼啪啪树皮被烤裂的脆响,点点火星飞离火焰的怀抱在空中飞舞消失。
  这样的夜晚已经久违了。
  战斗结束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虽然受了点伤但是总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个地图的BOSS也清理掉了,明天便可以动身前往下一片区域了。想到这,凯欧斯不由得有点兴奋,几个小时前被剑柄震到酸麻的胳膊好像也已经恢复如初,他摊开缠着绷带的手,包扎的很是仔细,夜色在凯欧斯的脸上投下阴影,火焰带着影子不安分的跃动,他有些别扭的努了努嘴,抬眼向自己的对面望去。
  篝火的...

查看全文
2017-05-20

把很久以前的万象傀儡拿来除草

查看全文

Cake and Kiss

  现在是二月,冬日的寒冷未却,四周的气氛却比盛夏还要火热,街道上弥漫着玫瑰花和巧克力的香气,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就算捂着口罩,这些令自己作呕的气味还是侵占了他的鼻腔,让他无数次的想要把自己的鼻子剜下来。
  他正走在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路上,一向平静的街道比往日要喧闹很多,大多还是成双成对,几乎每一家店铺的门口都摆满了玫瑰、巧克力、或者粉色的气球,四处装点的夸张的心形,橱窗上用各种方式写着那串单词,像是要把这件事告知整个宇宙一样。
  情人节。
  他最讨厌的日子,也是他最喜欢的日子。
  为什么说是几乎?因为这条街上每年的这一天,总有一家店,在同行抓住...

查看全文

Walk on the banks of the Thames

  雅辛难得的答应我陪我出来散步。

  我们并排走在泰晤士河边,天有些阴,是一种难看的灰黄色,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像积上了一层薄薄的,工厂烟囱冒出来的粉尘,脏兮兮的,河水无力的翻腾着波纹,卷出工业革命的颜色,我卡其色的风衣似乎都吹得格外脏了。风在我的耳边呼啸而过,吹飞我的额发,有时我甚至不得不眯起眼睛才能保证下一脚不会踩空。可我们还是没有回去的打算,就这样顶着风安静的走着。

  我向来不太喜欢潮湿的天气,绷在画板上的画布好像下一秒就要因为腐烂而刺啦的一声抻断,可我却渴望起可以下一场雨,至少把天洗干净也好。如果它可以听从我的旨意现在就落...

查看全文

BREAKFAST

  凯欧斯大概是被鸟叫声吵醒的。

  他不耐烦的把眼皮撑开一条小缝,随即就被阳光刺的紧紧闭了回去,窗帘没拉紧可真要人命,他对这样清晨的打扰很是不满。伸手摸摸身边,已经空了,体温也没剩多少能够他回味的了,雅辛大概已经上班去了。他在心里慨叹了一把对方的兢兢业业,怎么就是不懂他昨晚折腾到那么晚就是想让他能多睡一会儿的苦心呢,这人是不是在脑子里安了个闹钟啊,还直接订好了一年的份。他一边想着一边拽过对方枕头搂进怀里,把脸埋进去深吸了一口气。

  嗯,真香。

  凯欧斯自觉的把手伸进腿间,他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昨晚辛劳了...

查看全文

队副队短打

   瓦雷利那双漂亮的下垂眼里总是带着谦逊和不瘟不火的温柔,偶尔会在对方笑着压低帽檐的时候闪烁出点别的感情——那时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凄然,巴尔特洛梅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学会的这个词。
  在边境无大差别的冬日景色中,他那双玫红色的眼睛是唯一可以寻见的鲜活的暖色,巴尔特洛梅很喜欢看着它们,绞尽脑汁猜测那些他看不出的情感,只可惜工作时他都是走在前面看不到,有次频繁回头跟瓦雷利说话试图看眼睛,结果就是后脑狠狠的撞到了被雪压低的树枝,还被下属嫌弃了。
  瓦雷利是没什么战斗力的头脑派,跟巴尔特洛梅这个没有脑子的高战斗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互补,一方有致命缺陷的两个人在辗转多次后最终遇到对方,安定下来。...

查看全文

遥望伊甸中的禁果

  他的门口永远被鲜花簇拥,——这是当然,毕竟这是家花店。

  小小的矩形招牌被细铁链拴着,木板被漆成深绿,上面用白颜料镌着“伊甸”,他没认错的话,那是手写,也自然是出自那家店的店主之手。每次看见,他都会不由自主的轻声念出来,只可惜那里对于自己跟“乐园”这个词实在是相去甚远,弥漫了整条街的花的清香只让他觉得快要吐了。

  他本可以躲得远远地,只可惜他被一个人迷住了又无法自拔,是了,就是在花的簇拥和阳光的温暖下读着书的那家店的店主。

  那个男人的头发是棕色,有些柔软的弧度,在阳光下总能被渲成诱人的蜜色,贴近脸...

© 自然神论 | Powered by LOFTER